• 半盞清茶
    發布時間: 2019-12-24 瀏覽次數: 28

    獨擎半盞清茶,任幽香沖去蕪雜,沉淀思緒,終得心境悠然。

    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靜靜地眺望著眼前這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霓虹閃爍,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看膩了,厭倦了。

    轉身離去,撩開珠簾,走進“禪茶居”。

    茶室不大,只有六平方米,卻給人以足夠的地方靜心。一張紅木的四方茶桌擺放在正中央,而茶室左面高雅精致屏風則微妙地處理隔絕出了一個情調十足的空間。茶桌周圍放著四張簡約舒適的靠背椅,桌上有序擺著茶道六君子、茶席、茶托、茶漏、香爐以及青花瓷壺茶杯和蓋碗。一盆云片松盆景擺在桌角,點綴了整個茶室,營造了一種悠悠的禪意。

    先點上一柱沉香,再用茶則將茶樣罐中的適量烏龍茶撥入茶荷,再用茶則輕輕撥動茶葉,這樣可以很清晰地看出它的葉形呈橢圓,葉緣齒疏而鈍,葉面呈波浪狀隆起,具明顯肋骨形,略向背面反卷。然后,用熱水燙洗青花瓷蓋碗茶杯,一手提壺,一手轉杯,使得水流順著碗沿打圈沖入杯中。緊接著,將烏龍茶撥入茶杯,右手提壺,注水沖泡期間拉高水壺,高沖的水流沿蓋碗一側斜沖而下,在杯中形成旋渦,帶動茶葉旋轉,蓋上茶蓋,靜候一分鐘。

    品茶時,用左手托住茶托,右手提起茶蓋,輕刮幾下,將浮起的茶葉刮走,將茶蓋呈傾斜狀,送至嘴邊,淺淺地啜上了一小口茶,立刻清清淺淺的甘甜在舌尖蕩漾開來,充溢齒喉,那種感覺一如空山新雨之后人的神智,虛靜空靈。此時此刻,裊裊的熏香與烏龍茶的醇香在空氣中相遇、交織、融合,有種羽化成仙的感受,此感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輕煙縹緲,茶香繚繞,思緒漸遠……

    我仿佛走進了一座村落,輕輕推開古樸的柴扉,伴隨著“吱呀”一聲,眼前便展現出一方茶與詩詞的天地。時而與西晉的左思靜坐于庭院中,看嬌女候茶時的憨態,便吟道:“止為荼荈據,吹噓對鼎立”心中滿是喜悅;時而又和唐代的盧仝于春日午后共飲,體味“玉川子,乘此清風欲歸去”的超脫;時而漫步于東坡茶園,大喊:“且將新茶試新火,詩酒趁年華”;時而再看清代的納蘭容若妙趣橫生的文字游戲,笑吟:“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

    因茶緣與古人的“與君初相識,猶如故人歸”的相遇,便懂得了品茶就是品人生,品文化。

    一片小小的茶葉,看似貌不驚人,實則卻蘊含無數從古至今奧秘與智慧。它從最初始的食用和藥用法,到唐代的煎茶法,到宋代的點茶法,到清代的瀹茶法,直至今日的泡飲法,完成了由藥用和食用到飲用為主流的發展轉變。

    而茶文化從南北朝走來走過了一千七百多年,幾經滄桑,歷經風雨。

    在品茶之中還可以品出儒家“中庸之道”,道家“天人合一”和佛教的“梵我一如”。茶文化自然地將儒家之禮、道家之閑、佛家之養相互滲透,讓人們在品茶之中產生一種崇尚自然,追求樸素、涵養、品性的情愫。

    從“茶之味”到“人生之味”再到“宇宙之味”,茶文化其中蘊含的精神境界不斷提升。

    古往今來,中華茶文化在歷史的長河中沉沉浮浮,似變,似不變。然,變的只是形式,而不變的卻是飲茶的清淡和心中的超然。

    回首眼前,都市中的人們佇立于鋼筋水泥的叢林中,看著那搖晃的紅酒杯,耀眼的高跟鞋,在眼前晃動。人們為柴米油鹽而忙碌奔波,為追名逐利而鳶飛戾天。

    世間利祿來來往往,紅塵滾滾炎涼榮辱。

    然而一道清茶或許、也可洗卻心中的雜塵。

    漸漸回過神來,蓋碗中的烏龍茶只剩下了半盞,已經有些微涼,可醇香卻不減半分。再次端起茶碗,淺淺地啜上了一小口茶,頓時覺得唇齒留香,而心中也豁然開朗。這種心情,在肺腑之間蔓延開來,滌盡了一切的疲憊煩躁,忘卻了一切得失和榮辱,只有一份恬淡的心境。

    “美酒千杯難知己,清茶一盞也醉人”?;ú枞缭?,綠茶如詞,紅茶是劇,禪茶乃經。忙碌的人們,請停下你們急躁的步伐,靜坐于茶室一隅,沏一杯茶,捧一卷書,聽一段曲,續一篇文。在茶的甘醇中悠閑地冥想,放松疲倦的身心,把思緒融入茶中,靜靜地參悟,在“正、清、和、雅”的茶文化中品悟人生的真諦。

    夜已深,香已盡,茶已涼。卷起珠簾,再次望了一眼這喧囂的城市,走出了“禪茶居”。

    桌上,留下的半盞清茶,仍然散發著醇香。

    快三投注平台手机版